您好,。欢迎来到中国金融文化研训院!

师资力量>>more

丁志杰

丁志杰 教授;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 ;......

张海云

张海云,现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市场研究中......

张琳

张琳简介 香港翰琳国际礼仪学院董事长;深圳......

李志辉

  李志辉 教授   南开大学金融系系主任......

视频课程Video courses

2009中国十大并购案2

视频简介:

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乔旎:亲爱的新浪网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今天的新浪嘉宾聊天室,我是主持人乔旎。今天请到了两位嘉宾,为大家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是《中国金融》杂志的主编魏革军先生,欢迎您...

说明:

各位新浪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乔旎:亲爱的新浪网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今天的新浪嘉宾聊天室,我是主持人乔旎。今天请到了两位嘉宾,为大家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是《中国金融》杂志的主编魏革军先生,欢迎您的到来。

  魏革军:大家好。

  主持人乔旎:旁边这位是并购公会轮值秘书长,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谢佳扬,欢迎您的到来。

  我们知道刚刚2009年十大并购事件已经公布了,这次也是公布了十大并购事件和十大并购人物,我们也知道2009年的确发生了很多大事情,我们首先先请魏先生给我们介绍一下您怎么看09年这一年的情况?

  魏革军:2009年有许多有影响力的并购事件发生,意味着中国经济走出去的步伐在继续加快。我们刚刚公布了去年十大并购事件,从这些事件来看,海外并购的比例还是很大。另外,这些并购案例还侧重于资源类的企业。应当说这些并购案比我们预期的还是要差一些,我自己感觉。

  主持人乔旎:您觉得还应该更多一些。

  魏革军:对,因为在去年年初大家普遍预期世界经济危机加深之后,国外的一些资产大幅度缩水,大家普遍认为去年应当是中国企业大幅度走出去一个非常好的契机。但实际上比我们预料的要差一些。

  谢佳扬:对,在去年一年,其实我们有一个不完全的统计,去年11月中国并购市场一共完成的并购交易是260多起,其中国外的并购是32起,刚刚魏总所提到的,原来以为会有更多实现,现在看来跟我们预计的不同。这有一个过程,并购从意向到完成有一个过程,可能有很多并购的交易和并购最后合同签订和股权转移的完成,也可能在2010年有一个新的情况。

  主持人乔旎:还会有一个延伸,并购的事情并没有完成,只是说09年完成了一部分。大家之前也有一个说法,08年金融危机爆发,09年经济复苏,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一些并购事件?您刚才也谈到了我们这样的案件应该更多,现在还是有这样的说法,您怎么看?

  魏革军:因为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经济实力今非昔比,我们的企业逐渐的也走向成熟了,也迫切的需要走出去。实际上这么多年中国政府从政策上一直支持和鼓励我们的企业走出去,但是为什么企业走出去的步伐比我们预期的缓慢?有这么几个原因:

  第一,中国国内的市场潜力非常大,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非常快。即便是像去年遭受了百年不遇的国际金融危机,中国的经济增长仍然达到了8%以上的增长速度,国内的资本投资收益率很高。所以,我们的企业在很多情况下更多选择国内的市场。

  第二,走出去采取并购这种方式不像企业直接对外投资那么简单,它涉及到更多复杂的技术问题,包括法律问题,同时也有一些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方面的问题,法律问题等等,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一些。

  尽管如此,但是我们知道在这次危机之后,我们中国的企业相对实力还是增强了,特别表现比较抢眼的金融业,在世界前银行业的排名中,中国有很多银行名列前茅,我们具备一定的资产实力和资本实力。去年这些并购事件来看,我们企业走出去的愿望还是比较强烈的,保持比较好的势头,今后还会有更多的企业在一步一步走出去,但是这个过程也将是比较漫长的。

  主持人乔旎:可能有更多的企业也是需要走出去,我们也需要吸取一些经验和教训。两位嘉宾觉得目前来说有没有什么经验和教训去跟大家分享?

  魏革军:确实企业都出去很复杂,我们企业为什么要参与国际市场的一些并购活动?因为很重要的原因,我们通过并购开通国外市场,包括吸引更多的人才,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战略问题。但是从经验来看,企业并购最大的难处是文化的认同。比如我们走出去,包括国内有一些企业,包括我们的联想在前几年完成了重要的并购活动,但是不断有消息传来,实际上这个过程、这个路走得也不是特别顺畅,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文化认同非常重要。因为我们的企业和欧美的这些企业,包括欧美的一些企业成长环境不一样,在长期的成长过程中形成不同的企业文化,这种文化上的认同感要做到具体是比较难的。另外一些规则,我们对市场规则的认知、法律的背景,这些都有一个学习和适应的过程。

  主持人乔旎:就是说我们可能在人才方面这些还是要注重一些,更多也要把我们国内的企业更多走向国际化,再去完成并购。谢女士您觉得呢?

  谢佳扬:魏总其实讲得很到位,并购这个过程中不光是并购方自身愿望和需求的一种需求,其实中国企业通过并购,希望走出去,根据德勤的研究报告,到09年的前三季度,我们的并购海外投资仅次于美国,是世界第二大对外投资国。我们其实行业和领域比较集中还是在能源、矿业以及公共事业这些方面。在这些行业中,我们自身在境内的管理能力和在资本市场的运作能力,和我们走出去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所以,刚刚说自身的管理能力、文化的整合、对当地法律法规的认知能力,你首先有认知才有驾驭能力,这些都需要一个过程。但是我觉得中国企业通过出去来实现业务扩张的需求肯定是客观存在的,因为我们现在大家都知道政府也在鼓励,企业也非常活跃,主要目的一个是获取自然资源和提升自己的技术、管理水平、技术含量这方面。另外,希望并购进入一个新的市场。另外,希望进行金融投资和一些行业的多元化产业的投资这样一个架构。其实恰恰这几个方面……

  主持人乔旎:都是我们的弱项。

  谢佳扬:其实都是我们的弱项,或者在我们做的过程中,对于这个行业产业的了解的过程,以及管理的水平,再加上文化的整合,多方面的因素,所以我们最后并购是否能够达到我们预计的目的,能够是否真的成功,就是要用这些需要时间来衡量。

  主持人乔旎:而且这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

  谢佳扬:是。

  主持人乔旎:是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改变人们的思维观念,包括文化差异,可能都是需要一个比较长的时间去判断的。

  谢佳扬:是的。

  主持人乔旎:刚才我们谈到了09年有十大并购事件,我想首先问一下谢女士,您对09年十大并购事件中哪一件您印象最深,理由是什么?

  谢佳扬:从总体上来说十大并购事件,每一个事件都有它的一些特质。

  主持人乔旎:要不然也不能被选进来。

  谢佳扬:是的。就我自己个人而言,我是对吉利收购沃尔沃这件事情从头到尾一直比较关注,在市场上大家的反应,因为这个行业以及这个行业的影响力,也使得比较多的公众和媒体比较关注。原因首先它是中国的一个民营企业收购国际汽车品牌的一个重大的收购交易行为,它也反映出全球汽车制造业的格局正在因此发生一些改变。是不是能够像大家说的全球汽车制造中心以后就会从西方移到中国还为时过早,但这是一个标志,也是一个起点。

  另外,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可以看到,在这个社会行为中获得了商务部的重视和支持,说明政府在这方面也是有所作为的。

  另外,两个企业两个文化的差异真的是太大了。所以,并购后的整合我相信吉利将面对着重大挑战。我们也都在期待着这个并购能够通过整合各方面顺利进行,能够达到对吉利的期望以及对沃尔沃的尊重。

主持人乔旎:而且吉利的事件也让我们突然间有了一种民族自信心在里边,通过这样一件事情,我们更多觉得中国的品牌其实也是可以走向世界,而且也可以并购国内外知名的品牌。

  谢佳扬:其实我自己个人认为自信心是很重要的,但是仅有自信心是不够的,应该有一个系统完整的计划,就像刚刚魏总提到,我们前面有讲过,并购过程中也有一些不成功的,能够从一些不太成功的案例当中汲取一些经验教训,能够在这次顺利完成。

  魏革军:这件事件我也比较关注,我们知道吉利是中国的一家民营企业,在我们大多数并购中,我们可以看到大多数企业还是比较大型的企业,国有制企业。但是吉利作为一家民营企业,这种行动特别引起关注。

  第二,吉利的运作方式我也是比较认同的。因为吉利从一开始找到谈判的对手,都是一开始站在比较好的起点上,他找了国外比较熟悉市场的专家,比较熟悉这个领域的专家,能够平等的参与,这个我也是比较认同的。

  我是搞金融的,对我来讲最关注的事件是平安投资深圳发展银行这件事。

  主持人乔旎:这也是今年大家很关注的一件事。

  魏革军:过去我们说我们的银行零零散散,有投资保险业,国内也有几家金融控股集团,但是平安保险投资深发展,这是比较大规模的通过市场行为银行业对保险业进行一种渗透。虽然现在没有实施,但是这个消息对传统上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的分业经营和分业管理是一个突破和创新,而且深圳发展银行在一定程度上外资也占有很大的股份,我对这件事情比较关注。

  主持人乔旎:其实这两个事件,尤其是中国平安(50.61,-0.47,-0.92%)收购深发展也是属于业界关注度比较高、比较具有标志意义的一件事情。而且我记得在当天深发展和中国平安的股票都出现了大涨,这也是很多股民比较关心的一个话题。

  刚才谢女士谈到吉利的事件,刚才也谈到仅有自信心是不够的,我们可能更多还需要一个比较清晰的脉络,吉利汽车也是从零部件到整车,从并购到融资,整个资本运作都非常清晰,这也是我们可以吸取的经验。这是刚才两位嘉宾谈到印象深刻的事情。

  我们今年还评选出十大并购人物,想问一下两位嘉宾,对哪位人物今年特别关注?

  魏革军:一下子说对哪个人物比较关注,我觉得这些人各有特点、各有特色,是在不同的领域敢于进行尝试的人,在一定意义上也是吃螃蟹的人,我对他们的行为都很敬佩。因为我觉得中国的企业走出去非常困难,这些企业并购者,参与企业并购的主要推动者,可以说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开路先锋。

  我过去在人民银行一个分行工作,曾经分管过外汇工作,尽管我们这些年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推动,但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是非常困难的。这些企业家能够有勇气迈出步伐,即便是将来遇到挫折,他们都非常值得敬佩。

  主持人乔旎:谢女士是不是也比较关注李书福呢?

  谢佳扬:对,作为一个企业的决策者,刚才如魏总说的,他们的决策其实也关系到企业未来的前途和命运,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今天的尝试也会给后面的人带来相应的经验或者教训。所以,他们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都是在并购市场上的实践者,都是值得我们尊重的实践者。

  其实在前两天,我也是在看电视中无意看到在中国2009经济人物中,其中也有李书福先生出现。我觉得李书福先生操着一口家乡口音的普通话,我是南方人,但是可能不打出字幕来,很多人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我觉得他充满自信,以及他的这些想法、未来的计划和安排,还是让我们觉得,本来就觉得蛮疑虑的一件事情,一个未知担心的事情,李总给大家一个信心。当然未来的整合过程怎么走,吉利人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大家也会继续看他们前行的步伐。

  主持人乔旎:其实刚才两位嘉宾都谈到了,我们一个决策者可能是整个一家公司或者是一家企业中最灵魂的一个人物,他们的一个小小的判断可能就决定了整个企业的方向,也是一个掌舵者。我们今年评选出的十大人物也是让大家都会有一定的借鉴作用,刚才我们也是谈到了十大并购的评选,可能大家也比较关心的一个话题是,经过多少层这样的筛选会有这样一些十大人物出现,您之前也提到过并购事件也是比较多的。

  谢佳扬:因为这样的评选今年已经是第九年了,我们这个评选依据主要的参考指标包括几个方面,是一些专家委员会来推荐,推荐了之后在网上请大家一起来参与投票。考核的指标我们也考虑到他的开创性,从人物的角度来说他的开创性,他的责任感,他的影响力,以及他对这个行业的推动力。从这些指标上考虑。

  从并购事件上来看,并购事件有很多,去年有几百起,我们也会看它的交易金额、阳光并购,也就是是不是一种公开透明,是不是用专业人员、专业操守以及专业操作的模式实施的。另外,它的创新和它的影响力,我们评选大概从这些角度来看。

  主持人乔旎:资金的规模比较重要,而且是不是阳光透明也是非常重要的。

  谢佳扬:是。

  主持人乔旎:而且可能对于这样的一个并购评选结果来说意义要大于事件本身。刚才我们谈到整个评选的活动,我们也发现今年的并购中海外并购的情况是比较多的,我们举两个例子解析一下,首先解析一下一个不成功的案例,就是中国铝业(14.28,-0.12,-0.83%)再次入股力拓失败,也是前一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

  魏革军:这确实是一个比较复杂的案例。我们也不能仅仅从民族情绪这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这反映出来在中国铝业再次入股力拓的失败原因是多方面的。因为力拓本身是一个资源型的企业,资源市场千变万化,每一个国家都把资源看作是自己国家的核心经济利益。所以,它本身就不纯粹是一个经济方面的问题。

  主持人乔旎:本来就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魏革军:本来就是很难的一件事。而且入股力拓,经济合作过程中,我说的意思是我们也难以用一个比较平常的心态看待这件事。不管怎么说,我们做出了尝试,我们为这个世界经济合作包括发展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关系,乃至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经济关系,不像我们想象的简单,实际上是非常复杂的。相信今后随着中国更多企业走出去,还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这里边不仅仅是文化的因素、规则的因素,还有更多一些非技术性的因素,我是这么看的。

  谢佳扬:其实我想说一下我自己的看法,我们经常说涉及到海外并购的时候就会谈到成功与不成功。其实我记得在去年我们并购人物和事件评选中间,其实社会公众也评选出汇源和可口可乐并购案件,最后并没有达成一个并购行为,但是我们觉得它作为一个并购事件和并购人物依然存在。汇源果汁成长的历程,它也是在不断的并购过程中实现它今天在果汁行业领头军的地位,不是在某一个具体事情上。其实成和不成,也可能假如在交易双方在某些条件上顺应了对方的需求,或者达成了一定的和解,或者达到了一定共识的时候可能就成功了。但是这个成功是不是就是并购本身,就只是说这个交易完成,跟并购是否成功还是有很漫长的距离,刚刚前面谈到,后面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也蛮难来界定,力拓这次是不成功的,也不能说这件事情是成功。换个角度,我们的海外并购还是受行业、政治、文化、经济周期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所以,任何一个起义,假如要从这些并购成与不成过程中来学到什么东西,还是要把握住这些对政治、文化,还有正确的时点做正确的事情,用一个合适的价格各方面的因素综合在一起,可能才能比较容易来做成一件事。

  主持人乔旎:其实也是挺难的一件事,一定要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合适的人物,用一个合适的事件促成。

  魏革军:对,今天我们之所以非常关注这些并购的案例,就是因为我们中国的企业走出去的还很少。我们知道实际上现在中国已经是一个资本输出的国家,我们尽管经济发展很快,我们自己也很缺钱,同时我们的资本输出量也很大。但是资本输出大部分是通过债权投资的形式,以股权投资这种形式本身就比较复杂。将来我倒是希望,当看到我们国内的企业一一个走出去的时候,我们不去过于的关注它,到时候这是一个很平常的事。

  主持人乔旎:习以为常的一件事。

  魏革军:随着中国经济融入全球化进程的加快,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我们的企业也会越来越成熟,我们与国际市场的接轨就会成为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

  谢佳扬:而且中国企业越来越会具备全球化的视野,这个情况下我们不光是从我们自己和别人并购,也会从别的跨国公司并购过程中学到更多经验,这个情况下,我们找到自身的优势。

  主持人乔旎:可能现在我们还会拿一个两个海外案件去分析讨论,可能在将来的一段时间这已经是大家习以为常很平常的一件事,成与不成其实都有它自身发展的规律。

  谢佳扬:是的。

主持人乔旎:并购公会王巍会长曾经提出一句话,多年以来我们卖什么价格就大跌,我们买什么价格就大涨,这成了全球商品市场心照不宣的中国定价权。而在资产市场上,我们买什么似乎都是别人淘汰的资产以及落伍公司,我们卖什么却总是和民族品牌、产业龙头,动辄就有国家经济安全的问题。

  对于以上这段话,我想听一下两位嘉宾的看法,这段话说的也是现在很现实的一个现状。

  谢佳扬:并购公会这两年的工作中,我们也曾经向经合组织提交过白皮书,王巍会长这段发言更多还是提高国家竞争力以及增加国家经济安全合作的一种呼吁。因为从这些角度上来看,只有参与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我们制定一个国家  发展战略,采取保护优质产业、敏感产业等政策措施,才能扶持我们的民族工业更进一步的扩大。与此同时中国也只有不断的提高我们国家的竞争力,突破我们一些技术封锁,改变常常对我们不利的贸易限定条件,跨越国际上专业分工的一些等级的体系,从这些上面使得国家经济的秩序能够更加的公平、公正以及合理。从这个角度,能够赢得相对适宜的外部经济环境,我自己个人更多是从这个方面可以做一些思考。

  魏革军:实际上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一方面反映了中国经济规模在全球经济的比重确实在不断增长,从增量的角度来看,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去年恐怕达到40%以上。世界经济增长有两个火车头,发达国家的美国,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很大。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我们为世界方方面面的需求很大,我们在一些方面的产品供给也很大,会影响世界产品价格的变化,这也是一个客观的必然性。

  另一方面,也反映了随着我们经济规模的壮大,我们需要更多参与到一些国际规则的制定包括方方面面经济规则的制定,包括一些产品的定价权,这都需要我们进行战略上的考量。

  主持人乔旎:其实更多也是我们只有这样的一个国力增强,经济能力增强,经济地位增强,才会去参与定价权。当这个定价权掌握在手中,我们才会掌握更多的主动权。我刚刚看到王巍会长最后一句话,我们卖什么总是跟民族品牌和产业龙头,动辄就有国家经济安全有问题,我当时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汇源的案件,因为的确汇源案件也是大街小巷都在谈论的,好像是卖了我们民族的产品,跟民族自信心有关,跟民族荣誉感有关。两位嘉宾怎么看?

  魏革军:怎么适应世界的变化?其实包括两个方面,第一是怎么适应经济进入全球化对我们国内产生的影响。

  谢佳扬: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魏革军:另一方面,包括发达的经济体也要适应中国的和平崛起,带给世界一个什么样的变化。实际上双方都有一个心理的适应能力和承受力的问题。多少谈到国家经济安全,那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国家经济安全从根本上讲,维护我们国家经济安全的根本来讲不是靠保护主义,最重要的是提高我们自身的自主创新的能力和营造自主品牌的能力,这是问题的关键。像谢女士谈到提高国内经济的竞争力,这个非常重要。

  谢佳扬:全球化经济已经使得全球各国之间的经济已经成为一个互相依赖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原先我们认为经济安全各方面应该强国美国,一旦碰到金融危机,它也会把它原先所有的安全格局都打破。所以,我们在这个情况下,中国是很难摆脱参与全球经济化所带来的影响和处境。所以,在此情况下,我们只有自己积极主动的参与到全球化的进程中,我们才能在平等合作中达到一个互赢的局面。如果我们这时只是过于强调国家经济安全作为一个前提和条件,来决定我们企业经济发展的方向和它的选择,可能有一点狭隘。